新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最快更新年年安康 !

    大岳六十二年春,这一年陈士杰已经年满二十。

    在大岳,男子年满二十都还未成家者,正可谓是大龄剩男了。

    如不是像安羽宁那般,对于生孩子很有年龄计较,而做丈夫的顾长年又愿意纵着,随她去的话,便是顾长年也早就该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而照着陈士杰眼下这般的年纪,却迟迟没有想要成婚的意思,身为当爹娘的陈正光夫妻,可不得急坏喽?

    赵芳菲想着,如今不要说自家大儿二儿,便是老小的闺女陈苑苑也早就出嫁,如今膝下都已经育有一子了!

    独独这不开窍的老三,可把他们夫妻给愁白了头发。

    就因着这,陈正光与赵芳菲不知都苦口婆心的说了陈士杰多少回,可惜,对此陈士杰却觉得心里甚是烦躁。

    他不想成婚,也根本不是像家人所猜测的那般,以为自己是对小师妹念念不忘,说什么人家都成家了,自己就不应该惦记。

    可是天知道,自己对宁宁,那也只是兄长对妹妹的爱护啊!

    若问他对宁宁有没有情?他想,曾经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几年前,当宁宁带着夫婿进京来看过他们后,他就把那刚冒出苗头的嫩芽,直接给掐灭掉了啊!

    如今的自己,可以拍着胸脯的保证,自己对宁宁绝对就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,他发誓!

    至于眼下如何不愿意成婚?陈士杰想,只可能是还没有碰到对的那个人吧?他想。

    面对爹娘,兄嫂,乃至妹妹再一次的催婚时,陈士杰只感觉心都累。

    正正好,这时候镖局接了一趟发往福州府的镖,他便决定,自己干脆就走这一趟躲出去好了。

    自打他们弟兄三个成长起来后,年纪渐老的父亲,早已经安享晚年不再走镖,这带队走镖的辛苦活计,早就落在了他们弟兄三个身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大嫂临盆在即,二嫂也是初初再孕,自己去岂不是正正好?

    再度被亲人催婚的陈士杰,义无反顾的直接领了去福州的差事,就匆匆的押镖出门。

    只是让陈士杰自己也想不到的是,这一次的走镖,居然能让他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她。

    唐佳怡回忆自己这一生。

    儿时待字闺中的时候,家中父亲虽然在朝为官,却因为清廉,家中日子过的很是清贫节俭,可即便是那样,身为家中独女的她,自幼被爹娘宠着,被兄长弟弟惯着,其实真的没有吃什么苦。

    后来顺然婚事不顺,可上苍冥冥中自有安排,在她最无助绝望之际,她生命中注定的那个盖世英雄,就那般脚踏五彩祥云的出现,救她于水火。

    至今回想起来,唐佳怡每每觉得自己很幸运!

    跟夫君过的这一辈子,她很安稳,很富足,很幸运,也很幸福!

    犹记得当初他们的相遇,那是她年满十五的那一年……

    那时的她处境有些尴尬,当时她明明已年过及笄,家中也不是无人上门来提亲,可最终因为上头严肃且有些固执的老爹的缘故,唐佳怡这位府台家的嫡出姑娘,却始终没有定下亲事。

    上门来提亲的,不是想来攀附自家父亲这个府台的,就是爹娘也看不中意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他爹能看中意的,要不人家嫌弃她爹顽固守着清廉当饭吃的;

    要不就是娘嫌弃爹看中的人家,家中比自家还要清贫,坚决不同意自己嫁过去吃苦。

    就这样,明明自己从十岁开始议亲,却议到了十五了,都始终没有个着落。

    大岳六十二年这年,在福州府台这位置上坐了足足十年的父亲,也不知道是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,居然奇迹般的接到了升迁的调令,一纸文书,急令父亲速速赶往金明城接任。

    着急到让父亲收拾行囊,安排后续,带上家小的时间都无。

    不得已,父亲只好带着一常随一车夫,三人一车,撇下了家中的妻儿,自己独自赶往金明城接任。

    而留下来的娘跟兄嫂、弟弟并自己,则是慢慢收拾行囊,再不日出发进京。

    而然,这次本以为是很幸运的升迁进京,让唐佳怡自己都想不到的是,在前方的路途中,不止有让她惊恐害怕的凶险在等着她,更是有她的那个盖世英雄,在那里等待着与她的首次碰面……

    跟着娘跟兄嫂弟弟上京的途中,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,可走到半道上的时候,很不幸,他们遇到了劫匪。

    她爹为官清廉,家里本就过的清贫,再想到去往京中开销更大,不得已,精打细算的母亲一路并未聘请镖局押送,只是自己寻了个商队搭伙,驾着三两骡车,带着家里的两房仆人便上了路。

    一开始在福州的时候,一路走的还算安稳,毕竟福州在父亲的治理下还算是太平,虽说做不到夜不闭户,可这拦路抢劫的匪祸,在福州的地界上倒是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们一行万万也想不到的是,当他们才走出福州的地界,都还没有行进两日的功夫,在路过一处险要山谷的时候,他们很是倒霉的,遇到了经常在此拦路抢劫的土匪。

    土匪们抢劫了商队,自然也不会放过,如他们这般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员家眷,满以为他们是肥羊呢!

    混乱中,她独自一人跟家人失散,在被土匪追击的途中,慌不择路的自己不幸滚落了山崖。

    万念俱灰间,正当她以为,自己这回再也见不到爹娘,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,迷糊间,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,脚踏五彩斑斓的流光逆光而来……

    这人正是心烦家人摧婚,无奈独自远走福州出镖,此时正优哉游哉往回赶的陈士杰,也就是她唐佳怡爱了一辈子,从了一辈子的夫君!

    至于再后来的事情?自是不必说的,都说英雄救美,自当以身相许!

    一路上,她的这位救命恩人很君子,也很奉守礼节,对于她这个被土匪追劫,在世人眼中已是失了名节的女子,这位看着木讷的威远镖局三少,对她照顾有加,并未因为所谓的名节就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她觉得,这个男子,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依靠。

    再说了,虽说她是朝中大员的嫡女,可论起家境,人家堂堂镖局的三少不比自家强到哪里去?

    若说镖局的下九流行当,一个区区三少,怎配朝廷大员家的嫡女?正常说来,恐怕是连庶女都娶不到的。

    可是也不想想,她一个曾经陷入过匪人手中的女子,倘若就是真有幸保全了清白之自身,倘若就是叫她幸运的回了家,即便是她的家人不嫌弃,可惜等待着她的,除了一尺白绫,便也只能是终身长伴青灯古佛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说她唐佳怡无耻也好,说她恩将仇报也罢,她就是义无反顾的赖上了这个,叫陈士杰的伟岸男子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自己的眼光真的很好!这个男子,哦不,也就是她的夫君也真的很好!

    这辈子自己能嫁个他,足以!

章节目录

年年安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若为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若为书并收藏年年安康。

顶部